Home

成報「香港臉譜」專訪(12/2014) ──「活水大使」林依玲

還記得今年3月「活水‧行」當天站在台上做分享的小女孩嗎?她叫​林依玲,是愛德「活水行動」2013及2014年度的學生大使。​

她自第一屆「活水‧行」已親身支持,​2013及14年更隨愛德到湖南和廣西的偏遠山區探訪!她真誠的​分享不時出現在電視電台及報紙,上她和眾人在對在過去4年中「活水行動」的努力和支持已令到超過​七千多位山區的百姓有了安全飲用水,圓了多年的「活水夢」。​

今年冬季她還當選成為最年輕的「再生勇士」和獲得「ATV 2014感動香港年度人物」獎項。附上12月19日《成報》有關依​玲的專訪

如專訪所寫,​只有14歲的依玲是腦癌患者。面對一般人未必能承受到的痛楚,​她都一一捱過了。治療後的依玲時常面帶笑容,​用自己的故事去激勵不幸的人,​她還經常做義工服務,​希望以自己小小的力量幫到更多有需要的人。依玲對生命積極的態度​和堅持不懈的精神真的非常值得我們學習。

 

抗癌小蝴蝶林依玲──珍惜生命義務助人 (剪報連結)

「身體健康」是簡單不過的願望,​但對一眾患癌病童來說,​這個願望卻十分奢侈。治療癌症過程艱辛,​頻密的化療和電療導致身心疲累,​對病童來說更是折磨。年僅13歲的「ATV​ 2014感動香港年度人物」林依玲早年確診患上腦癌,​經歷漫長治療後終告康復,​頑疾卻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少後遺症,​嚴重影響她的日常生活。然而這卻無阻她積極面對人生,​年紀輕輕的她更投入參與義務工作:​「我曾受惠於別人的幫助,​現在康復過來,​也很希望可以幫助他人,​讓更多人受惠。我以我的抗癌經歷跟其他人分享,​希望他們珍惜生命,​遇到任何困難都不要放棄。」​

採訪報道:張俊銓

輟學一年治療休養依玲自就讀幼稚園K3起身體持續不適,​時常發燒不退、頭痛、非常口渴,​而且精神疲累。林母曾多次帶她求診,​醫生卻始終無法查出病因,​後來經轉介到威爾斯兒科醫院排期就診,​終於在2009年5月被確診患上腦癌,​當時腦內已有積水,​需要即時入院開始治療。「當時我正就讀二年級,​年紀很小,​不明白自己為何會來到癌症中心。媽媽解釋說我患上了腦癌,​我問她:​『我沒有吸煙習慣,​為何會患上癌症呢?』當時也不明白癌症是甚麼,​只知道自己很快會死,​想到自己不過是個二年級的小學生就要死,​我就覺得很難過。​

人生的許多階段都還沒經歷過,​我實在不想就這樣死去。治療期間打針和抽血是家常便飯,​令我十分辛苦,​加上心裏覺得委屈,​時常哭泣。」​

由於腫瘤長在腦袋中央,​無法開刀切除,​醫生安排依玲先接受4期化療,​再接受30次電療。治療期間她經常在醫院進進出出,​每次入院都要逗留一段很長的時間,​治療亦引起無法進食、全身乏力、經常嘔吐和掉頭髮等副作用。「化​療以住院下藥方式進行,先下毒藥,​再下解藥,​最後沖水稀釋。護士要在我的手或腳上打上『豆豆』,​讓藥劑經血管流遍我的全身。算上每期療程間的休息時間,​4期療程共用了4星期時間。藥物會產生強烈的刺痛感,​加上重複施藥,​我的手和腳都發了炎,​非常難受。化療後,​還有一連30日要到醫院接受電療。每次電療需時約15分鐘,​但電療前要先抽血檢驗,​加上候診時間,​每次都要弄上大半天。」整個治療過程持續了大半年,​令年紀輕輕的依玲飽受身心折磨。由於抵抗力差,​身體又異常虛弱,​治療期間她不能外出玩耍,​也不能上學,​熱愛學習的她只能以望遠鏡遙望住處旁一間學校裏學童學習的身影,​幻想自己也正參與其中。​

2009年12月完成治療後,​她又花了大半年時間休養復原,​直到2010年復活節後才能重返校園,​被迫輟學了將近一年。治療期間,​依玲的父母為女兒的病情感到非常憂心,​每天下班後到醫院陪伴她,​次日早晨直接從醫院出發上班,​同樣身心俱疲。​

 

開朗樂觀專注樂事

依玲說:​「在整個治療過程中,​我覺得電療最辛苦。每次接受電療後我都覺得特別累,​甚麼也做不了,​甚至沒法步行,​要由父母背回去。當時癌細胞由我的腦部擴散至脊髓,​每次電療後,​後腦和整個背部的皮膚都給烤焦,​看上去像嚴重曬傷了一樣,​遇水時感覺異常刺痛,​洗澡時只能稍作沖洗。」治療過程辛苦,​她曾想過放棄,​幸得父母的鼓勵和悉心照顧,​她才堅持了下來:​「我經常生出放棄的念頭,​覺得這條路走不下去了,​但我知道放棄治療將要面對死亡,​我捨不得父母。我從小很聽他們的話,​他們希望我堅持,​叫我加油,​我就得堅持住,​不能放棄。」​

愛美是女孩子的天性,​治療期間頭髮逐漸脫落,​即使是小如依玲的女孩,​也不免介懷。「起初真的不願意以光頭示人,​覺得很難看,​每次外出都要戴假髮,​然而我很喜歡跑步,​戴?假髮一跑,​整個假髮就往後飛脫,​很不方便。治療期間,​我在紅十字會醫院學校念書,​醫院學校的老師誇我說即使不戴假髮也很漂亮,​我後來就索性不戴了。康復過程中,​頭髮慢慢生長,​走在街上,​許多人以為我是男孩子,​很好笑。」​

依玲是個愛笑的女孩,​性格開朗,​縱然治療過程艱辛,​她卻記住了當中趣事。「爸爸說紅菜頭汁有助補血,​在我住院治病期間經常煲給我喝。然而紅菜頭汁很難喝,​有次我喝完後又吃了一隻香蕉,​不知怎的就忍不住嘔吐了。紅菜頭汁是紅色的,​我吐出來的自然也是紅色,​剛巧一個醫生巡房時看到,​以為我在吐血,​嚇得馬上給我作檢查,​又要給我輸血,​神情十分緊張。因為化療令我體內的血小板數目銳減,​一旦流血就無法停止,​平日必須非常小心,​避免損傷,​即使只是流鼻血也得馬上輸血。後來爸爸跟他解釋,​他才知道是一場誤會,​大家都笑了。」​

 

後遺症:視野收窄頭暈頭痛

身體復原後,​依玲終於重返校園,​然而畢竟錯過了一年的校園學習生活,​她必須留級重讀。從前班上的朋友都升班了,​她必須認識新的朋友,​這又是一種適應。「生病前覺得上學很沉悶,​現在卻覺得學習很有趣。能有健康的體魄每天上學並非必然,​如今我很珍惜上學的時間。」患病經歷令她的思想比同齡的孩子成熟​,懂得笑?面對一切困難,​學會感恩。即使已經過大半年的復原過程,​她的身體依然十分虛弱,​要一直打針吃藥。學校安排了生活營體驗,​依玲為爭取跟同學相處的時間,​堅持參與,​即使每晚林母都要入營給她打針,​餵她吃藥,​她也沒有半句怨言。患病經歷亦讓她體會到生命的可貴,​使她更加珍惜生命,​跟同學們到郊外玩耍,​一群男同學要把地上的螞蟻踩死,​她馬上衝過去阻止他們。​

頑疾在依玲身上留下了後遺症,​現時她的視野比常人窄五成,​距離感和空間感變得很弱,​使她非常容易受傷。林父愛運動,​每次帶依玲一同跑步,​他都要緊跟在她後面,​慎防她跌倒。此外,​她亦經常覺得頭痛和頭暈,​要經常服用止痛藥,​而由於癌細胞破壞了她的腦部神經,​她的肌肉力量維持在5歲小孩左右的程度,​連樽裝飲品的蓋子也無法自行打開,​對日常生活造成不便。目前她正接受物理治療,​練習手握力,​但醫生指人腦是非常複雜的器官,​是否能把力氣練回來仍是未知數。​

 

以蝴蝶自勉望活得燦爛

在患病過程中,​依玲接觸到不同機構,​獲得全面的協助和支援。「我曾受惠於別人的幫助,​現在康復過來,​也很希望可以幫助他人,​讓更多人受惠。我以我的抗癌經歷跟其他人分享,​希望他們珍惜生命,​遇到任何困難都不要放棄。」2010年,​正值復原階段的她首次在本地醫院參與生命小戰士會的義工活動,​與院內病童玩耍和傾談,​鼓勵他們積極治病。今年11月初,​她又參加了施達基金會舉辦的「赤腳行」步行籌款活動,​為東南亞及非洲地區的貧民籌款。自兩年前開始,​她積極參與由愛德基金會舉辦的「活水之旅」,​到湖南、廣西等地的偏遠山區作探訪。現時她每月至少參與3次義工​活動,每次到醫院覆診的候診時間,​她都會到兒童病房關心病童。暑假期間空閒時間較多,​她會參與更多義務工作。「做義工開心、好玩,​而且能幫到別人,​很有意思。我做義工以身體情況為先,​不會影響健康。」空餘時間,​依玲除參與義工活動外,​主要留家休息。她也會在網上和書中找資料,​學做各種各樣的手工。「在不用上學的星期六和星期日,​我會抽一天溫習,​一天做義工,​因此做義工既不會影響我休息,​也不會影響我的學業。康復期間,​我原本不敢外出,​參與義工活動增加了我的自信心和活力,​而做義工期間獲得的經驗和解難能力對我學習亦有幫助,​父母都非常支持我當義工。後遺症的確為我做義工帶來不便,​因為視野較窄,​要不時『左望右望』,​注意危險,​亦要帶備足夠藥物,​依時服用,​並適當服用補充品,​多作休息,​但只要小心點其實問題不大,​看我連內地山區也能去到就知道啦!」​

對於未來,​依玲有一個簡單的願望:​「因為生過病,​特別體會到健康的可貴。簡單就是快樂,​我只希望可以健康成長,​可以繼續當義工幫助更多人。現在我仍然經常頭痛、頭暈和覺得疲累​,但願精神可以更好一點。」她又自言願當一隻蝴蝶:​「蝴蝶的一生很短暫,​但牠身上有漂亮的圖案,​一生活得燦爛。人也是一樣,​一生有長有短,​不由自己控制,​但最重要懂得珍惜時間,​活得燦爛。這是早前我跟隨香港紅十字會員工到大埔鳳園當義工時想​到的,我經常以此勉勵自己。」​